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级神相 > 四章 捉奸
    藏区太阳出的时间比较晚,王阳七点出去跑步的时候太阳刚出来,孙老板比他晚一些,七点二十,他们回到医院时候还没到八点半,正好孙贺他们刚刚醒来,连牙都没刷。

    “孙老板,王阳,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刚穿好衣服的孙贺嘴巴张的老大,满脸惊诧,他们起来没见到王阳还以为他去了卫生间,没想到王阳从外面回来了。

    “这是你们的早餐,我出去买早餐的时候遇到了孙老板,我陪他去办点事,你们先吃吧,我已经吃过了!”

    王阳将手上的早餐递给孙贺,自己则和孙老板一起去医院门诊楼,这里医院九点上班,一会就可以开始检查,这期间孙老板还给他老婆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出去办点事,很快就会回去。

    门诊上班后,孙老板只对医生说感觉自己像是吃东西中了毒,不舒服,要求化验,再抽血化验等待的时候,他还主动给王阳讲了一些自己的个人情况。

    孙老板名叫孙志平,中原省ZZ市人,两人在这里还是老乡,他今年四十一岁,目前经营一家建筑公司,一个家具建材市场,另外还有一些商铺门面出租,总资产过九位数,算是个成功商人。

    他早年结过一次婚,可他第二次失败的时候老婆和他离了婚,之后他便心灰意冷,独自带着女儿生活,这次起来之后他意外遇到了一个女人,也就是她现在的老婆夏萍,之后两人认识并且快结婚,到现在还不足一年。

    按照孙老板所说,他见到夏萍第一次就有了心动般的感觉,他是真的喜欢这个女子,才去追求的她,并且和她结婚。

    只是结婚也没什么,夏萍今年二十七岁,认识孙老板的时候只有二十六,两人相差十四岁。因为年龄的巨大差距,孙老板对这个老婆特别的疼爱,不仅买了一套小别墅在她的名下,平时是想要什么给什么,她说想去藏区,怕人少危险,孙老板立刻邀请两个关系不错的朋友一起前来,这也是他来藏区游玩的原因。

    孙老板还告诉王阳,夏萍做的一手好汤,味道非常的鲜美,基本每天都做,他也每天都喝,那些汤喝了之后他的精神会很好,因为这他还特意奖励了夏萍一辆跑车,夸赞她的手艺。

    简单的抽血化验没用多少时间,两个小时便出了结果,拿到化验结果的孙老板猛的愣在了那里,拳头将化验单紧紧的握在手里,手上的青筋都暴露了出来。

    他的脸色更为恐怖,眼皮眯在一起,身子还微微的颤动着,他那只露出一小半的眼睛也变的血红,像是要吃人一般。

    “孙老板?”

    王阳有些担心的叫了声,孙老板的手突然舒开,眼睛也重新睁开,他长长吐了口气,整个人快恢复为原来的样子,不愧是三起三落之人,这心态恢复都比其他人要快很多。

    “王兄弟,我没事,这次真的要多谢你!”

    孙老板缓缓的说着,并且把手上的化验单交给王阳看,化验单只是一排数据,化验单上显示很多数据标了,可惜王阳对此一点都不懂,索性还给了孙老板。

    “我确实中了毒,并且这毒我知道,我还知道是谁给我下的毒!”孙老板脸上露出了痛苦,捂着头蹲在了那里,看到化验单的那一瞬间他就明白了这一切。

    他这是慢性贡中毒,确切来说,是一种化学无机贡中毒,他有一个朋友叫王春,就是这次和他一起来的其中一个,孙老板和他认识有差不多二十多年,两人是早年一同在厂子里上班认识的,关系非常不错,后来6续下岗自谋生路,现在也都有着不错的事业,就连他和夏萍都是通过王春所认识。

    两人最早所工作的化工厂曾经出过一次事,厂子里有几个员工都是突然心脏病爆死亡,尸检也没查出具体原因,连续死了几个人厂子里有些慌,让厂医给所有人做体检,也没现什么不同。只是有两个人的血样有些标,那时候没人重视,血样标的原因很多,只给他开了点药,便没人再去注意。

    没多久,这两个人也6续心脏病死了,这才引起了厂子里的高度重视,通过尸检,现他们和之前几人的死因完全相同,然后厂子又调查了他们的住宿,饮食等各种习惯,最终真的现了问题所在。

    这几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接触过一种特殊原料,这是种有毒原料。

    这种原料毒性并不大,所以监管的很松,他们也都是回去洗洗手了事,却没想到全都慢性中毒,最后竟然都死于非命,厂子里后来又给同样有机会接触这种有毒原料的工人化验,还真的又现了个两人不同,都是一些数值标,不过好在他们现的早,经过治疗都恢复了正常,厂子里再没有出现人因为心脏病暴毙。

    最后被现的两人之中就有王春,王春的化验单当初孙老板看过,因为王春和他关系很好,担心他,加上死过很多人所以记忆深刻,过了二十多年依然记得。

    所以他在看到结果相似的化验单之后才会有那样的神情,痛苦、恼怒,他也想到了自己老婆的种种不同,这种毒需要天天接触并且有机会吃到肚子里才会加剧到死亡,大概需要两到三个月的时间,能给自己神不知鬼不觉下毒的,有这样机会的只有他老婆夏萍。

    最初还有人提醒过他,王春和夏萍关系不一般,只是那时候王春否认,加上他对夏萍确实有感觉,喜欢她,而且不在意夏萍的过去,只要她愿意好好和自己在一起就行,现在来看,恐怕两人早就勾搭在了一起。

    这等于说,最好的朋友和老婆联手想要毒害他,这个结果确实让人痛苦。

    “孙老板,我们要不要再回去问问医生?”

    王阳又叫了声,孙老板虽然恢复,可神情中依然有着一些不对,让他忍不住叫了声。

    “王兄弟,这次万幸有你,否则我死了都没人知道怎么回事,你先等我下,我打个电话后再向你解释,医生那里不用去了,我知道该怎么处理身上的毒素!”

    孙老板深吸口气,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电话是打给夏萍,孙老板的声音很平和,告诉夏萍自己现在在医院,昨天救下的小王今天症状加重了,要转院去市医院,他让夏萍把车钥匙给秦方,让秦方马上开车来医院。

    秦方便是这次同来的另外一人,是孙老板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与王春认识的时间短,关系平平,对秦方孙老板很放心。

    夏萍本来要一起来,被孙老板拒绝,理由也很简单,车上座位不多,他和秦方带着王阳的同学一起去市医院就行了,等下午回来再去接他们,理由很充分,让人怀疑不到什么。

    “王兄弟,我们到外面去,我把一切都告诉你!”挂了电话,孙老板很随意的说了句。

    医院附近的一间咖啡屋,听完孙老板的解释王阳也瞪大了眼睛,事情真相居然是这样,简直比电视剧更狗血。

    幸运的是孙老板救了他,而他恰巧又多了一些不同的能力,两人算得上是互救,现在王阳也明白孙老板之前为什么是那样的表现,恐怕王春自己也想不到,孙老板会把当年的化验单子记得那么清楚。

    王阳同样了解孙老板为什么明明知道自己中毒也不去找医生,他见过这样的中毒,知道该怎么处理,他自己就可以解决,不需要再去找医生。

    “孙老板,您这是给他们创造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他们知道我们去了市医院,还要很久才能回来,恐怕?”

    王阳小声说了句,他话没说完,但意思已经明白,如果两人本就有奸情,或者勾结的话,他们就有机会来一次捉奸捉双,孙老板也是个狠人啊,很有决断力。

    秦老板微微一笑,突然说道:“秦方来了,我们走!”

    孙老板电话响了,只看了一眼他便站起身,他还要去准备一些东西,这些东西一会用得着。

    买了东西,三人很快回到招待所附近,孙老板给了秦方一个简单解释,只说怀疑王春和夏萍有奸情,没说其他,听孙老板这么一说秦方很是生气,嚷嚷着要给王春一个教训,他和孙老板是好朋友又是合作伙伴,和王春可不是。

    三人是租了辆车来的招待所,没办法,孙老板那车太拉风,只能先放在一边隐藏。

    孙老板很快直接花钱买通一个服务员,确定王春和夏萍都没有离开过,特意让服务员去敲了自己的房门,看看夏萍有没有在房间内,事实证明夏萍果然不在,这个时候孙老板的脸色变的更为难看。

    王春的房间号孙老板和秦方都知道,三人悄悄来到房间口,在贴着门听了会声音之后,孙老板突然拿出房卡,将门打开。

    房间都是孙老板开的,又买通了服务员,找一张房卡开门完全没问题。

    门瞬间被打开,里面立刻传来一声尖叫,王阳跟着往里面只看了一眼便转过了头,脸色还有些红,大床上正有一对男女,**裸一丝不挂的抱在一起,而秦方已经拿起摄像机进行拍摄。

    这是孙老板的安排,摄像机也是刚刚买的,为的就是取证,他们这次来玩只带了数码相机,而且还在王春这里,只有王春的摄像技术最好,算是专业级。

    “至,志平!”

    床上的两人显得很是慌乱,夏萍还叫了声,两人都拿着被子裹住自己的身子,孙老板这会脸已经完全变的铁青。

    ”不要叫我,你们两个畜生!”

    孙老板厉声喝道,牙齿咬的咯蹦响,不管是谁,涵养再高,心态再平和,亲眼看到自己的老婆和最好的朋友通奸,恐怕都不可能无动于衷,纯粹的猜测和亲眼看到完全是两回事。

    “志平,是我糊涂,我对不起你,我该死,我不是人……”

    床上的王春突然自己扇起了嘴巴,在那忏悔,孙志平只是冷冷的看着他,王阳这会也重新走了进来,房间的灯已经打开,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床上两人的样子,这会床上的两人都缩在了被子里。

    仔细看了几眼,王阳慢慢摇了下头。

    这两人从面相上来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王春三角眼,一副奸诈的样子,这种人口是心非的多,夏萍倒是有些姿色,柳叶眉,瓜子脸,可惜她田宅厚重,柳眉翘扬,整个一****之相,这样的女人一两个男人根本满足不了她。

    果然,王阳从夏萍的面相上现桃花印非常的红,能造成这种颜色同时交往的男人最少也得三个,有可能还会更多,孙老板这绿帽子带的够狠的啊。

    孙老板并不知道王阳这会的想法,见王春自己打完自己耳光,才淡淡的说道:“你是不是想着得到我的原谅后,就等着这个贱人毒死我,然后你们在一起侵吞我所有的财产?”

    “什么?”

    王春猛的抬头,夏萍也一脸的惊恐,王阳这会则惊讶的现,两人的鱼尾奸门开始出现一些青黑色之气,眼中也出现一些红丝,天仓地库则在变黑,这可是牢狱之灾的典型面相,两人的面相生了改变,岂不等于说他们不久就会进监狱?

    想到他们所犯的事以及孙老板的反应,不放过他们送他们进监狱的可能性还真大。

    这也给了王阳一个新的现,人的面相确实并非一成不变,因为事情的展有所改变是正常的,也让王阳更加理解了什么叫命运无常,从古至今多少人想要控制住自己的命运,可没人能够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