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文贼 > 第446章 蒲法宪,你太急了!
    咔嚓一声脆响,赵砚喉咙被鬼影一爪抓碎,鬼影五指完全抓进赵砚的喉咙里,鲜血四溅。

    满脸狰狞的鬼影见状,一脸笑容绽放,邹恽垂在身侧的双手下意识地一握,既兴奋又紧张,双眼蓦然瞪大,大名鼎鼎的练少峰就这么被他们杀了?

    冷面女子陶蕞下意识地踏前一步,上身前倾,瞳孔一缩,紧紧盯着赵砚的脸。

    独鼎分金嘴巴微张,想说“鬼影别抢”已经晚了,见鬼影一爪抓碎赵砚的喉咙,独鼎分金怅然若失,面现失落,他本想争这个机会,让练少峰死在他手里的。

    唯独转世的蒲法宪唇线突然紧绷,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鬼影脸上的笑容刚刚绽放出来,邹恽、陶蕞、独鼎分金的神色都才刚刚变化,病床上的赵砚身上突然一层银白色的光晕闪过,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咔嚓一声响,被鬼影抓碎的喉骨突然弹起,恢复原状,同时弹开鬼影的五指,冲到病床边的鬼影不受控制地倒退回到原来的位置,包括独鼎分金也被一股突然出现的怪力推得倒退,蒲法宪、陶蕞、邹恽、独鼎分金、鬼影脸上的表情都在“倒带”,几人不仅都回到原来的位置,就连脸上的表情也都不受控制地回到原来的样子。

    几人眼底同时浮现惊骇之色。

    时光回溯!

    他们知道眼前这张病床上躺的是转世的练少峰,因此都很清楚练少峰最强的异能是什么——时光回溯!

    “时光回溯!”

    “自动护体?”

    “就知道这家伙没这么好杀!”

    陶蕞、邹恽、独鼎分金三人几乎同时脱口惊呼,刚才一眨眼的工夫,他们就都不受控制地回复到之前的位置和表情,他们早就听说过练少峰和时光回溯的赫赫威名,但却从没有和练少峰正面交过手,此时他们和鬼影一样都面现惊恐之色。

    同是时空校尉,却一直有强弱之分,练少峰的时光回溯有多厉害,那是一次次击败,乃至击杀一个个时空校尉积下的,人的名、树的影,他们虽然从来没有和练少峰正面交过手,但敬畏的种子早就在他们心中种下。

    邹恽连退两步,惊恐的目光望向神色变得阴沉的蒲法宪,叫道:“老大!你快出手啊!只有你能克制他的时光回溯!趁他还没有醒来,还没有完全破开转世之谜,老大你快杀了他!他有时光回溯自动护体,我们的能力对他都完全无效的!”

    “是啊!老大你快出手吧!”

    鬼影也吓得面色苍白地连连后退,神色惊恐慌乱。

    时光回溯这种能力实在是太变态了,能让时光倒流,他们的能力再强,也敌不过时光倒流,唯有蒲法宪的春秋一瞬能对抗。

    “都闭嘴!我知道怎么做!”

    蒲法宪神色紧绷地猛然一挥手,制止了这几人的大呼小叫,这几个家伙的大呼小叫也让他紧张起来,影响到他的心境。

    之前他虽然一直自信自己的春秋一瞬能对抗练少峰的时光回溯,但他和鬼影等人一样,也从来没有和练少峰正面交过手,他只是因为得知练少峰这些年为了救那些队友,一次次降临在这几个有时空乱流的时空,大大伤了本源,而他蒲法宪的能力这些年又一直在突飞猛进,所以自信可以挑战练少峰了。

    此刻真正站在转世的练少峰面前,尽管今天来这里之前,他们一致认为练少峰还没有破开转世之谜,但那到底只是他们自己的判断,事实是否如此,此刻蒲法宪也没了十足的把握,毕竟刚才他亲眼目睹了练少峰身上的时光回溯自动护体,那种水火相见,天敌相遇的危险感觉让他心头直跳。

    不过,蒲法宪心里虽紧张,却丝毫没有手软,也没有片刻迟疑,但见他双眼猛然紧闭,双臂往前一振,一道漆黑的虚影猛然从他体内扑袭而出,虚影一扑出他的身体就迅扩大,一眨眼的工夫,就扑到病床上双眼闭合,依然沉睡的赵砚身上。

    “你们快都动手!!”

    黑色虚影扑到赵砚身上的同时,蒲法宪突然厉喝一声,命令鬼影、邹恽、独鼎分金和陶蕞四人。

    “哦……”

    “啊?”

    “是!”

    “老大?”

    四人的反应各自不同,鬼影如梦初醒,邹恽惊讶,独鼎分金立即应命,陶蕞以为自己听错了,愕然望向蒲法宪。

    于是,独鼎分金第一个飞身扑向病床上的赵砚,右手往腰后一摸,便已拔出一根暗金色的乌金槌。

    然后是鬼影,鬼影身上衣服猛然向前一荡,一股狂风骤然从他体内扑出,扑向病床上的赵砚,同时,他的身影也仿佛被这股狂风吸动,与狂风一起,以快到不可思议的度扑向病床上的赵砚。

    而就在这时,病床上一直闭目沉睡的赵砚突然睁开双眼,眼中银白色的光晕一闪而逝,眼神漠然地将房间内的情形尽收眼底。

    与此同时,他体内一圈强烈的银白色光晕突然透体而出,将刚刚扑到他身上的黑色虚影挡出体外,病床前,紧闭双目的蒲法宪猛然睁开双眼,与刚刚睁眼的赵砚四目相对,赵砚目光漠然,蒲法宪目光凌厉凶狠,蒲法宪两边太阳穴突突直跳,脸色很快就涨红起来,因为他很清楚他已经在不断增强春秋一瞬的能力,但眼前的情景却是他眼睁睁地看着他身上扑出去的黑影被赵砚身上透体而出的银白色光晕一点点推开,一点点后退,不受控制地后退,他的春秋一瞬被赵砚的时光回溯反制了,正在一点点败退。

    与此同时,他也看见先扑出去的独鼎分金和鬼影凌空的身体,也都在赵砚的时光回溯那银白色光晕的波及下,诡异地凌空着倒退,无论是独鼎分金手中前刺的乌金槌,还是鬼影探出去的双爪,都根本近不了赵砚的身,都在诡异地凌空倒退。

    还有刚刚醒悟过来扑上去的邹恽和陶蕞,也都在诡异地后退。

    就连鬼影身上扑出去的狂风,此刻也在后退,如同烟雾被风吹的倒卷而回。

    “蒲法宪?你太急了!”

    赵砚口中的语气与他平日里迥异,漠然的眼神也与平日很不相同,他明明从未见过蒲法宪,此刻却一口叫出转世的蒲法宪名字。

    蒲法宪等人闻言,一个个面色骤变。

    “你完全破开转世之谜了?”蒲法宪赫然变色,脱口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