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文贼 > 071章 一张叫楼文昊的茶几
    7月23日晚9时许,江边的竹筏夜市。≧

    赵砚、范龙、季弋淳、楼文昊四兄弟又一次在这里聚会,相比以前,今晚他们桌上吃的喝的比以前任何一次聚会都要多。

    今晚赵砚请客,范龙明天就要去省城做学徒了。

    男人之间的分别,多充斥着烟酒,虽然他们还算不上真正的男人。

    范龙和季弋淳有抽烟的习惯,赵砚和楼文昊没有,但今晚范龙一定要让他们破例,看在他即将去省城的份上,赵砚和楼文昊默然接过香烟,凑在范龙打着的火机上点燃。

    四个大小伙子手里夹着香烟,手上抓着啤酒瓶,喝一口啤酒,抽一口香烟,似乎真的都长大了。

    “干杯!!!”

    范龙又一次举起酒瓶,赵砚、季弋淳、楼文昊举瓶相碰,然后一齐灌下一大口,每个人都已经喝下三四瓶,范龙的酒量不大,此时酒精上头,情绪有些失控,重重地将酒瓶顿在桌子上,忽然笑了一声,迷蒙着醉眼,红着眼眶说:“阿砚!阿淳!耗子!我们四兄弟就要分开了,你们咋一点不难过啊?你们一点都不难过,我挺难过的!”

    如果是以往,范龙说这样的话,三人肯定会给出各种奇葩回答、笑话他,但今晚却没人笑,季弋淳突然举起酒瓶又咕噜咕噜灌了自己两大口,放下酒瓶的时候,突然爆出一句:“有啥好难过的?老子早就不想跟你一起混了!老子高兴还来不及!”

    嘴上说无情的混账话,这小子的眼睛却也红了。

    楼文昊抿着嘴,目光斜往上看,心里也不大好受,这时候他意外考上南京商学院的喜悦一点不见。

    赵砚沉默地抬起手里的半截香烟,眯着眼吸了一口,伸手拍了拍范龙肩膀,如果没有喝这么多酒,他也不会这么多愁善感,但现在喝了酒,又被桌上的气氛感染,他也说了一句:“阿龙!别学娘们流猫尿!到了省城,如果有人欺负你,你都记着!等我们放假,咱们一起去帮你出气!工作要是不开心了,就去南京找我!你知道的,我现在有稿费了,只要我有吃的,肯定有你一口!”

    范龙看了赵砚一眼,神情有点感动,季弋淳这货却忽然爆出一句:“酸!阿砚!你太酸了!这不像你说话的风格!”

    一句话把范龙感动的情绪全搞没了。

    散场的时候,四兄弟都有些歪歪斜斜了,走在路上,四人勾肩搭背挤在一起,刚走上江堤范龙就哇一声冲到路灯柱子那里吐了,双手扶着灯柱,两腿还在软。

    吐完后,四兄弟继续上路,一路上所有的路人都远远地避开,喝醉了的四人说话声音也大了不少,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们四个。

    路灯的灯光拉长了他们的身影,四人鬼哭狼嚎地合唱着一老歌——《兄弟一起走》。

    次日赵砚1o点多才醒来,拿起床头的手机,短信箱果然有一条范龙来的短信。

    “阿砚!我上车了!有时间我去南京找你耍!”

    赵砚望着这条短信好一会儿,才突然扔下手机从床上骨碌爬起来。

    范龙走了,他的生活还要继续,肖梦月那里应该在等着他今天的稿子了,想到最近与肖梦月关系的进步,赵砚心情总算好了些。

    ……

    7月28,高考第二批录取名单出来了。

    高三年级不少学生回到各自的班级,楼文昊也是,录取他的南京商学院虽然是他的第一志愿,但南京商学院不是国内一流学府,所以第一批录取的名单里没有他,他的录取通知书也是今天拿。

    赵砚、范龙、季弋淳都没来,楼文昊一个人走进教室的时候心里有点空落落的,今天高三3班来领通知书的人并不多,班级总人数四十几人,今天只来了十来个。

    让楼文昊略为惊喜的是霍琴琴今天也来了,看来她也考上大学了。

    看见楼文昊,霍琴琴露出微笑跟他点点头,楼文昊也露出笑容,见孟瑶的座位空着,楼文昊迟疑了一下,便在孟瑶的座位上坐了下来,笑着问:“霍琴琴!你考上哪所大学了?”

    “南京医学院!”

    楼文昊闻言很意外,道:“啊?南京医学院很不错啊!你这次考了多少分?”

    霍琴琴笑笑,道:“没多少分!我选的是外科专业!不需要很高分!”

    “哦!这样!那也不错了!”

    楼文昊恍然,医学向来是内科专业最难学,高考分数要求也是最高,外科的话就简单多了,分数也不需要太高。

    霍琴琴也问楼文昊:“你呢?你考了哪儿?”

    “我啊!我在南京商学院!不知道和医学院距离远不远,如果不远的话,以后我去找你玩啊!”

    霍琴琴浅浅地笑了笑,轻声说:“好啊!”

    随即,犹豫了一下,她脸颊微红地问楼文昊:“那个……赵砚保送的学校是南京翰林学院吧?”

    楼文昊:“……”

    今天霍琴琴的表情和这个问题终于让楼文昊确定了她对赵砚的想法,看来以前他和范龙他们猜的没错,霍琴琴真的喜欢赵砚。

    现在想想以前的很多事,霍琴琴对赵砚确实太包容了!赵砚几乎天天调戏她,却只见她脸红,从不见她生气,就拿赵砚写出《圆月弯刀》的那天早上,赵砚临时从范龙那里借来五块钱还给她,紧接着又找她借十块,如果换成其他女生肯定会拒绝,霍琴琴却还是同意了。

    类似的事情太多了,楼文昊以前还以为是因为霍琴琴好脾气,现在才确定原来真正的原因是她喜欢赵砚。

    “嗯!阿砚是翰林学院!”

    楼文昊说完,见霍琴琴脸上露出喜色,心里很像告诉她赵砚已经跟肖梦月在一起了。不过,楼文昊又想到肖梦月已经不能跟赵砚一起去翰林学院读大学了,也许,肖梦月要不了多久就会赵砚分手。

    这么想着,楼文昊又觉得还是不告诉霍琴琴这件事的好,万一以后赵砚失恋了,至少还有霍琴琴安慰他。

    楼文昊这里在为赵砚瞎操心的时候,霍琴琴拿出一本崭新的密码本和一支钢笔递到他面前,浅笑着说:“楼文昊!给我写一句毕业赠言吧!做个纪念!”

    “哦,好!”

    楼文昊赶紧接过密码本和钢笔准备写的时候,又听见霍琴琴轻声跟他说:“楼文昊!你跟赵砚很熟,能不能帮我把本子带给他,让他也帮我写一句毕业赠言?”

    楼文昊:“……”

    原来让我写毕业赠言只是为了让我给阿砚带这个本子?

    楼文昊瞬间失去了继续写下去的兴致,只感觉自己就是个茶几,上面摆满了杯具。

    (感谢孤寂1991、这个杀手不眨眼、书友15o815oo2o35921、无痕阁丶邪少、hq打赏1oo起点币,好俊的文昊打赏3oo起点币,林浮生·打赏588起点币,残留de记忆打赏688起点币,感谢夜空中最帅亮的星赠送的小红旗!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