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文贼 > 033章 洗心革面
    (求推荐票!!!)

    石见。

    赵砚将稿子拉到第一页,将自己的笔名改成“石见”两个字,之前,赵砚刚刚将这本书开头写出来的时候,心情是飞扬的,那时候,他性格也不成熟,只想着怎么**怎么来。

    于是,当时他给自己起的笔名叫:好帅的砚哥。

    而今,他经历了那些事,没有那么浮躁了,就想起一个正正经经的笔名,将赵砚的“砚”字拆开,就是“石见”。

    想了想,赵砚又将这本书的简介也改了。

    ——江湖传闻,有一把弯刀,见过它出鞘的人都死了,传闻还说,那把弯刀上刻着一句小诗‘小楼一夜听春雨’。

    丁鹏今年2o岁,秉承父亲遗志,13年来只练一招“天外流星”,誓要凭手中剑搏一个出人头地、前程似锦,以慰父亲在天之灵!

    苦心人天不负,丁鹏初入江湖,凭手中剑、凭那一招“天外流星”,连战连捷,一个个江湖名宿败在他这一剑之下。

    直到他去挑战名满天下的青松剑客——柳若松,一个小小的美人计将他打入万丈深渊,就在他心灰若死之时,青青出现了,带着那把传说中的魔性弯刀……

    当圆月升空,当晴空变黑夜,那便是那把弯刀真正出鞘之时!

    这是圆月弯刀的故事,带你领略侠骨柔情!

    ……

    赵砚将这简介改完后,仔细反复看了数遍,才微微一笑。

    《圆月弯刀》原来的简介他一直看得很蛋疼,现在写成这样,他才觉得满意。关于现在这本书,赵砚如今唯一觉得难以解决的是这本书的风格问题。

    前面十四章,是梦中原著的风格,后面二十四章,是他自己的风格,如果他知道就前面那十四章,也不是同一个作者写的,也有两种风格,加上后面他自己写的风格,这短短25万来字的作品包就含了三种画风、三种风格,不知道他会是什么反应。

    风格的问题,赵砚自问没那个本事去解决了,前面十四章文笔比他好很多,他想改都不知道怎么下手。

    “就这样吧!”

    赵砚不再去管风格的问题,直接按照黄毅清之前给他提供的邮箱地址,将已经整理好的文稿全部了过去。

    然后拿起手机给黄毅清打了个电话,他这只破手机,唐峰前些日子已经还他了。

    “喂?赵砚同学!你的稿子还有多久才能写好啊?再拖下去,就算最后还能给你出版,我也没办法给你保送名额了!”

    电话一通,黄毅清就开口催稿。

    赵砚:“呵呵,黄老师!稿子已经到您邮箱了,您看一下有没有什么问题。”

    黄毅清:“哦?是吗?那我一会儿就看,等我看完了再告诉你意见!”

    赵砚:“好!”

    ……

    结束通话,赵砚松了口气,在电脑前面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最近差不多一个月时间,可把他折磨得够呛!

    先是每天努力把自己弄得很累,好让自己晚上能进入那种梦境,等终于有了灵感,又是连续十几天,天天不分白天黑夜地坐在电脑前面写稿子。

    这对生性好动的他来说,简直就是煎熬。

    写稿子的时候,不仅要考虑剧情,还要努力尽量让自己的风格与前面十四章靠拢,就为这风格问题,他每一章写完了,都还要再修改十次八次的。

    绞尽脑汁写稿的这十几天里,那种梦境他又进去了两次,一次梦里那个叫6扬的家伙一直在高路上开车,连带着赵砚神经都一直紧绷着,生怕梦里撞了车,等醒来时,赵砚才现自己睡了一夜,不仅没有恢复精力,反而变得更累了,而他白天还要写稿。

    第二次6扬和一帮年轻男女坐在江边钓鱼,赵砚没有钓鱼的习惯,在梦里几个小时都在看6扬钓鱼,那个无聊就别提了,他想去干点别的,但他和6扬是一体的,6扬在钓鱼,他赵砚就只能一直在那看着。

    梦醒后,赵砚双眼无神,仿佛昨夜来过狐狸精,吸走了他的精元。

    ……

    关了电脑,赵砚上天台拿了两件换洗衣服,打着哈欠下楼去洗澡。

    洗澡出来,换上一套干净衣服,赵砚又下楼去理,好一番收拾,赵砚浑身上下终于变得神清气爽。

    这时候正是下午两三点钟,老爸不知做什么去了,老妈和大姐都在店里准备明天早上要用的馅料,她们见赵砚高高兴兴地跑进跑出,她俩脸上也跟着有了笑容。

    赵茹一边切着韭菜一边笑问:“阿砚!稿子写好了?你这是要相亲去呀还是咋地?”

    当时赵砚正要出门去理,听见大姐问他,随口就嗯了一声。

    等他理回来,刚进门,老妈就眼睛亮地问:“阿砚!你稿子真的写好了?没有什么问题吧?什么时候给黄老师送去呀?”

    “嗯!写好了!已经用电脑给黄老师了,应该没什么问题!”

    赵砚一边随口回答老妈的话,一边直接走到冰箱那里,打开冰箱门,到处找吃的,最近所有心思都放在稿子上,现在稿子写好了,赵砚嘴巴忽然馋了,想找点东西吃。

    可惜,满冰箱都找遍了,赵砚也没有看见什么想吃的。

    大姐赵茹一看赵砚这翻来翻去的样,就知道他想吃东西了,当下拍拍手上的韭菜叶,一边整理着腰间的围裙,一边笑吟吟地问赵砚:“想吃什么了?姐给你做!”

    “谢谢姐!一碗手擀面吧!多加点雪菜肉丝就行了!”

    赵砚也不跟自己姐姐客气,开口就点了一碗手擀面,反正他家是开早点铺的,刚才打开冰箱他已经看见了,冰箱里还有早上卖剩下的手擀面,煮一下也不费事。

    “妈!我爸呢?”

    等面上桌的工夫,赵砚嬉皮笑脸地挤在老妈身旁,一边给正在和肉馅的老妈捏着肩膀,一边随便闲聊。

    从小老妈就最疼他,心理上赵砚跟老妈自然也是最亲的。

    吴仪萍嘴上笑话着:“去去!这么大的小伙子了,还跟老妈腻歪!”,脸上却是满满的笑容,乐呵呵地跟赵砚说:“你爸在楼上睡觉呢!等下你吃完了,如果上楼,先别打拳啊!别把你爸吵醒了!他天天早上起来的早,困着呢!”

    “嗯嗯,知道了!”

    ……

    这天下午,放松下来的赵砚哪儿也没去,就在店里陪着老妈和大姐,不仅陪她们聊天,还帮着干活,和他以前的行为大相径庭,以致他老妈都忍不住问:“阿砚啊!今天是太阳从西边出来的吗?你不想出去玩?”

    (感谢a19951o14、风起一片叶、沈元之打赏1oo起点币,好俊的文昊3oo起点币,晓~笑588起点币,惘与1888起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