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文贼 > 027章 间接表白
    “肖梦月!”

    “嗯?”

    肖梦月有些奇怪地仰脸看着赵砚,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叫她名字,又欲言又止,不知他想说什么。

    赵砚确实欲言又止,刚才被肖梦月的美丽所迷,他差点就脱口说出:肖梦月!你做我女朋友吧!

    话已经到嘴边了,但终究还是没能鼓足勇气说出来,他可以在霍琴琴面前随意调戏,妙语如珠,但在肖梦月面前,却仿佛忽然变笨了,心里很多想法、很多想说的话,总是到嘴边却又无法说出来。

    这是少年的悲哀!

    每一个男人,年少的时候,都有一个死穴!无论这个男人年少的时候是什么性格,在某个特定的女孩面前,总会局促、总是变得笨嘴笨舌,就像肖梦月的赵砚。

    如果谁说他年少的时候,不曾有这样的死穴,那只能证明他年少时不曾真正喜欢过一个人!

    肖梦月清澈双眸的注视,让赵砚脸皮有点烫,似乎觉得肖梦月的目光看进了他的心里,现了他心底最深处的秘密。

    赵砚不自然地偏移开目光,略显慌乱地问了另一个问题:“肖梦月!你想考哪所大学?可以告诉我吗?”

    “呵呵,我呀!家里让我考京城的中书大学!所以我的第一志愿是中书大学,如果我的分数不够中书大学,那就第二志愿了,我的第二志愿是京城的京华学府!呵呵,我想京华学府我还是有些把握的!”

    肖梦月的声音透着轻快和憧憬,显然考这两所大学,她早就想好了。

    大明的京城,本是南京,但建文帝时,燕王朱棣率大军南下,差点就终结了建文帝的统治,所以,在神武大将军王传红击败朱棣,将朱棣的级带回南京之后,建文帝朱允炆终于采纳了大臣们的建议,迁都北平,迁都后,北平被命名为北京,南京则作为陪都,数百年下来,大明依然保有一南一北两京。

    中书大学,已有两百余年的历史,可谓历史悠久。

    中书大学这个名字的由来,要从大明开国之初说起,大明开国之初,曾设立中书省,统辖六部,总理全国政务,权利极大!

    后来朱元璋废了中书省,设立内阁。

    但,任何一个机构时间长了,必定会滋生**变质,数百年后,大明的内阁制度开始变得腐朽不堪。

    到近代时,西方国家先后崛起,大明又恰好连续出了几任昏庸皇帝,这几任皇帝选择的内阁辅,更是一个比一个烂!眼看着大明的国力在短短几十年内,就被几个西方国家先后越。

    新登基的德兴帝不像几位先帝一样昏庸,有意重振大明,登记后经过一番努力经营谋划,德兴皇帝一举废除了大明的内阁制,将腐朽不堪的内阁制彻底废除!重新设立中书省,重设丞相之位,管理六部。

    重新设立的中书省没有辜负德兴皇帝的期望,将大明的吏治逐渐肃清,使得大明的国力开始蒸蒸日上,进而才能与迅崛起的西方国家相抗衡。

    ……

    肖梦月刚才提到的中书大学,便是大明中书省重设之后,由中书省力主建立的,两百余年下来,中书大学已经算得上大明最顶尖的几所大学之一,在全世界也是能排进前十位。

    至于肖梦月刚刚提到另一所大学——京华学府,建立历史倒是并不长,是二十几年前,七所京师的大学合并而成。

    京华学府建立时间虽然不很长,但教学实力在大明也是响当当的。

    赵砚听了肖梦月刚才说的两所大学,心里有些烦闷,向前的脚步忽然一停,转身面向肖梦月说:“肖梦月!我们去同一个城市上大学好不好?”

    终于说出这句话了,赵砚心里痛快了很多,却也有些紧张地紧紧盯着肖梦月的表情变化。

    他想和肖梦月去同一座城市读大学,最好是同一座大学!这便是今天中午他让黄毅清给他两天时间考虑的真正原因所在!

    广州的南峰大学、南京的翰林学院,他无所谓去哪里,他只想肖梦月和他一起,肖梦月想去哪里,他就去哪里!但肖梦月刚才说的京城那两所大学,他都去不了。

    肖梦月也停了脚步,愕然地仰脸看着赵砚认真的神情,赵砚近一米八的身高,她要仰着脸才能看见他的表情。

    在赵砚紧张的注视下,肖梦月雪白的脸颊爬上一丝红晕,但她的娇躯却慢慢向后退了两步,勉强笑了笑,有些吞吞吐吐地说:“对、对不起赵砚!去中书大学或者京华学府,是我父母,也是我一直以来所期望的……我、我可能不能陪你去……去别的地方了……”

    肖梦月的回答在赵砚的预料中,来之前,他就知道肖梦月答应他的可能性极小,但此时听见她亲口拒绝,他还是感到一阵挖心般的难受,眼眶一下就红了,只是还强忍着没有流下泪来。

    微微仰起脸,赵砚忍着心里的刺痛,不死心地又问:“广州或者南京也不行吗?”

    北京是好,但南京也是陪都啊!也算是京师!

    肖梦月有些不忍看赵砚此时的神情,目光偏移到一旁,她其实早就知道赵砚喜欢她,女孩子在感情方面总是乎男生想象的敏感。

    赵砚以为他没表白过,她就不知道,其实只是他自欺欺人而已。

    肖梦月:“对不起!赵、赵砚……我要回家了!再不回去,我家人要担心了……”

    肖梦月慌乱地低声说完这句,不等赵砚答应,就忽然拔足往来时的方向跑去,那边她家的司机李叔就在她视线里。

    赵砚没有回头去追,也没有回头去看,两行泪水终于还是没忍住滚出眼眶。

    他和肖梦月其实都明白,刚才他们说的并不仅仅只是去同一座城市上大学的问题,他是在变相的表白!

    而肖梦月则变相的拒绝了他。

    夕阳的余晖下,赵砚拉长在地上的影子,也似乎变得孤单而忧伤。

    这是他的初恋!青涩而酸楚。

    (感谢无痕阁丶邪少、没落的游吟诗人打赏1o起点币,Tina木子、西边孤机者、xiangxin3854、红楼望月打赏1oo起点币,感谢晓~笑、觉视倾城打赏588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