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文贼 > 001章 《圆月弯刀》的由来
    大明的历史在建文帝这里出现了拐点,燕王朱棣没能夺走建文帝的江山,大明朝由此走向另一个方向,满清没能入关,也没有出现民国、共和国。而今,大明已经走到第676个年头,公元2o44年,国祚之长,仅次于周朝。本故事就生在这个神奇的时空。

    大明历676年4月7日凌晨4点零几分。

    赵砚忽然从睡梦中惊醒,霍然在床上坐起,神情怔怔地出神了好一会儿,突然伸开阁楼的灯,匆匆套上长裤、披着外套来到书桌边坐下来,第一时间启动了书桌上半旧的老式电脑。

    这个时间点,万籁俱寂。

    这是一间二十几平米的阁楼,阁楼显得很低矮,房间里一张短腿木床、书桌、木椅、书架,以及一些年轻人玩的东西。

    阁楼里灯光昏黄,赵砚的神情有些急切。

    电脑启动成功后,赵砚立即新建了一个文档,双手开始快在键盘上敲击,空白的文档上方也随之出现一些文字……

    书名:圆月弯刀

    类型:武侠

    作者:好帅的砚哥

    简介:丁鹏凭“天外流星”剑扬名江湖,怎知被初恋情人秦可情出卖,败于柳若松手下,丁鹏被打下山崖,漂流到“忘忧岛”,获岛主传授弯刀刀法,并赢得岛主女儿青青的芳心,后丁鹏与青青回中原报仇,大败柳若松。丁鹏惊讶自己的弯刀刀法如此厉害,决定问鼎武林。丁鹏获悉弯刀乃魔教武功,迁怒于青青,青青因深爱丁鹏,情愿消失江湖以成全丁鹏成为武林盟主。及后丁鹏现自己是“魔教之子”,为不欲失去眼前一切,唯有以亦正亦邪身份出现,但内心却受尽正邪相冲的煎熬,他能否战胜心魔呢?与青青又会否重聚呢?

    ……

    寂静的夜,寂静的阁楼里,只有赵砚敲击键盘的声音在响,连绵不绝,一直到天光破晓,赵砚依然沉浸在《圆月弯刀》的故事里,这个时候,他已经写到三千多字,他还在继续。

    如果有认识他的人看见他此时的认真神情,一定会觉得难以置信,这混小子也有这样认真的一面?

    直到楼下传来老妈的声音:“阿砚!起床了!快起来吃早饭!快点!再磨蹭你今天上学又要迟到了!”

    听到老妈喊起床吃饭,赵砚才停了手,将写好的稿子保存好,快拷贝一份到自己的手机里,赵砚便关了电脑,然后噔噔噔地下了阁楼,神情中带着几分得意。

    阁楼下面是父母、姐姐、妹妹的卧室,赵砚脚步不停,一直来到一楼大厅,此时一楼大厅里已经坐了七八个吃早点的客人。

    是的!

    赵砚家一楼是个早点铺,老爸、老妈、大姐正在店里忙着,小妹正蹲在路边马路牙子上刷牙,嘴里全是牙膏的泡沫,听见赵砚下楼的声音,小妹回头望了一眼,翻了个白眼给赵砚。

    小妹的白眼没有影响到赵砚的好心情,跟大姐喊了一声:“姐!先给我拿一笼小笼包冷着!我马上来吃!”

    说着,就快步到壁橱上拿牙刷、挤牙膏准备刷牙洗脸,嘴里还愉快地哼着小曲儿。

    “天天吃小笼包?老子这店早晚要被你小子给吃倒了!”正在给客人下面条的老爸听见赵砚刚才的话,没好气地骂了一声。

    正在收拾桌子的老妈听见老爸的骂声,像往常一样骂了一声:“你个死鬼说什么呢?你自己儿子吃你一笼包子你都舍不得?抠门抠到家了!”

    大姐脾气很好,听着爸妈的斗嘴,她还是笑吟吟的,像往常一样给赵砚拿了一笼小笼包放到一张没有客人坐的桌子上。

    对于老爸的骂声,赵砚习以为常,一点也没有影响到他愉快的心情,哼着小曲就来到小妹旁边快刷牙,蹲下来的时候,还用屁股挤了一下小妹,差点把小妹挤摔倒地上,气得小妹狠狠瞪了他一眼。

    赵砚牙刷到一半的时候,一个胖胖的少年骑着一辆单车,单车前面的篮子里放着一只蓝色书包,单车度很快,突然冲到赵砚面前,才猛然刹住车。

    “阿砚!你牙还没刷好?早点起床能死啊?懒死你了!”

    胖胖的少年一边鄙视赵砚,一边从车上跳下来。

    别看这家伙胖胖的,个子却是不低,至少一米七五,如果不是嘴边那一圈绒毛,看上去就是一个成年人了。

    说到个子,顺便提一句,赵砚的个子也不矮,比这胖胖的少年还要高一点,身高腿长,身体倍儿棒。

    “阿龙来了?今天吃什么?”

    看见胖胖的少年,赵砚老妈露出笑脸,和声问道。

    阿龙,全名范龙,17岁,赵砚的小、同班邻桌,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就住在附近的小区,天天来赵砚家早点铺吃早点,然后和赵砚一起去学校上课。

    “阿姨早上好!叔叔好!大姐好!小妹也在刷牙啊?”范龙先是笑呵呵地挨个给赵砚家人打完招呼,才跟赵砚老妈说:“阿姨!给我来五个大肉包子就行了!嗯,还要一杯豆浆!”

    “好嘞!阿龙你先进来坐!阿砚马上就好了!”

    赵砚老妈一边去给范龙拿包子、豆浆,一边招呼范龙,赵砚却是三下五除二,胡乱把牙刷好了,漱了口才开口:“阿龙!你先坐!等下有好东西给你看!”

    范龙闻言眼睛一亮,答应一声走进店里。

    赵砚大姐赵茹听见赵砚的话,一边包包子,一边笑吟吟地问:“阿砚!有什么好东西给阿龙看呀?能不能给姐也看一下?”

    赵砚目光一扫,现不仅大姐面带好奇,小妹、老妈脸上也有好奇之色,就连正在下面条的老爸也多看了一眼。

    不同的是,大姐和老妈纯属好奇,老爸和小妹好奇之中还夹杂一些不屑。

    “嘿嘿!大姐!以后再告诉你啊!”

    赵砚嘿嘿笑着,就着门口的水龙头快抄了几捧水抹了抹脸,再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水珠,就算把脸洗好了。

    也不顾老妈的笑骂,就风风火火地进了店里,和范龙相对而坐,抓起桌上的小笼包就往嘴里塞,顺手还把范龙刚刚插进吸管的豆浆抢到手里,咕噜咕噜喝了好几口。

    “喂!那是我的!”

    范龙不满地瞪着他。

    赵砚无所谓地笑着努努嘴,道:“喏!那边还有!自己去拿!”

    “天天这样!有意思嘛!”范龙斜了他一眼,嘀咕一句,没办法,还是起身重新去拿了一杯豆浆过来。

    “哎!你刚才说有好东西给我看,是什么啊?快拿出来!”

    重新拿了一杯豆浆过来喝的范龙忽然压低了声音,悄悄问赵砚。

    赵砚吃小笼包、喝豆浆的动作丝毫不停,嘿嘿笑着说:“急什么?等到学校再给你看!”

    范龙眼珠一转,继续压着声音试探:“你昨天说晚上回家要写一本小说出来,你不会真的写出来了吧?”

    “嗯哼!”

    赵砚扬了扬下巴,眉开眼笑。

    “你真写出来了?是什么小说?快跟我说说!”

    范龙一见赵砚承认了,立即好奇心大起。但赵砚却很享受他这幅好奇的样子,不管范龙怎么求他,他就是不说,坚持要等到了学校再给他看。

    两个年轻人吃早餐度都很快,没几分钟就吃饱喝足了,赵砚跑上阁楼拿了书包、手机就噔噔地下楼,骑了自己的单车跟范龙一起加快度走了。

    “叔叔、阿姨、大姐、小妹再见!”

    临走,范龙还打了个招呼。

    ……

    到了学校车棚,停车的时候,手欠的赵砚趁附近没人注意,又拔了一根别人的气门芯,然后才和同样又拔了一根气门芯的范龙笑呵呵地往教学楼走去。

    至于这里为什么用了两个“又”?嗯哼,大家自行体会!

    两人走进高三3班教室的时候,班上大部分同学都已经到了,两人走到教室倒数第二排相邻的两个座位上坐下后,范龙立即低声跟赵砚说:“阿砚!你写的小说呢?快拿出来给我看看!”

    这次赵砚没有再拒绝,随手拿出自己的手机,调出自己早上保存到手机里的《圆月弯刀》开头,就递到范龙手里,很得意地说:“让你开开眼!哥们天天看小说,不能成为龙隐第二?哼哼!”

    昨天,就在昨天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课上,悄悄看小说的赵砚被班主任当场逮到了,小说被没收了不算,还被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狠批了一顿。

    最让赵砚耿耿于怀的是班主任那句:“赵砚!这已经是第几次了?你不好好学习,就算把所有的小说都看完了,你这辈子也不可能成为龙隐第二!”

    龙隐,是武侠小说界的第一大师。

    赵砚班主任的这番话,如果换在21世纪,跟说某人“你一辈子也不可能成为金庸第二”差不多的意思。

    赵砚今年17岁,正是叛逆性格最严重的时期,学习成绩不怎么样,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看小说,最大的理想,便是成为一名作家!

    班主任昨天那番话刺激到他了!

    放学的时候,便忿忿地跟范龙放言晚上回家就写一本小说出来,结果,从晚饭过后,他坐在书桌前,一直坐到深夜十一点多,写写画画,愣是没写出一个像样的故事来。最后困了,只好郁闷地上床睡觉。

    没想到睡到半夜,赵砚忽然做了一个很逼真的梦,梦里他走进一家租书屋,租了一本名叫《圆月弯刀》的书,然后带到教室里看。

    在梦里,赵砚看得很入神,只可惜,下课的铃声将他这个奇怪的梦惊醒了,醒来之前,他好像听见梦里的同桌喊他“6扬”……

    这便是他今晨4点零几分,突然惊醒后,出神了好一会儿的原因所在。

    实在是那个梦太逼真了!而且,他又一次在梦里听见有人喊他“6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