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巨星夫妻 > 三十章 她就是全世界
    第三十章她就是全世界

    依恋坐在我旁边

    厚厚的想念随月光蔓延

    依恋跟在你身边

    看你的笑脸吻你的唇边

    如果爱是座秋千

    你就是我的原点

    依恋是一叠昨天

    你给的抱歉多想没听见

    依恋是一条天线

    只收到从前回忆的画面

    没有你该怎么演

    那些你说的永远

    ......

    巴黎之行,还是十分愉快的。在拍摄节目的同时,也旅游了一番这个国际性大都市。

    拍摄结束回国后,还补拍了一些镜头,就如节目组知晓张乐唱的那法文歌曲《我的名字叫伊莲娜》还有中文版的《依恋》,就补拍以增节目效果。

    当然,《依恋》这歌曲,演唱的不是张乐,而是杨欣儿。张乐两人也打着利用这节目宣传一下这歌曲。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的提问。显然这些问题是要配合拍摄的画面播放的。

    回国后,张乐继续忙着《疯狂的石头》的后期制作。而燕京卫视却已经展开了对《一路有你》的宣传。

    法国之行,将会分成两期播放,而第一期将在半个月之后与观众见面。而下一次拍摄却是在一个星期之后。

    杨欣儿最近没有接新剧,只是接了几个商演和通告,到不是那么忙碌,偶尔也会去公司看看。

    这一日,张乐离开公司的时候,天早已经黑了。

    刚刚走出公司大厦就有两人迎了上来,其中一人开口说道:“张乐是吧?”

    “是!”张乐点头应道,带着疑惑的眼神看过去。

    “我叫杨铭威,欣儿的哥哥!谈谈?”那人笑了笑,说道。话语虽然客气,但语气之中透露着不容拒绝的霸道。

    张乐看了杨铭威身边那人,那人没有说话,沉默的看着自己。他身材并不高大,但透露着着一股浓郁的彪悍之气。从身形站姿可以看出,怕是军中精英出身。

    这人应该是杨铭威的保镖了。还有可能是杨铭威的警卫员。因为,张乐在杨铭威的身上也感觉到了一股军队独有的气质。言行举止也透露着军人作风。

    “好!”张乐淡淡的说道。

    杨铭威的车是军用吉普,而且牌照也是军牌,这也证实了之前张乐的猜测。

    张乐虽然一直有意无意的回避着杨欣儿的家庭背景,而杨欣儿自然看得出来,也有意无意的在他面前回避着。但两人相处时间毕竟不短,张乐从某些话语之中也能猜出几分。

    杨欣儿家里和军方有很深的关系。

    在附近找了一个茶楼,要了一个包间。两人坐定,彼此看着对方,都没有说话。

    “你是聪明人,应该猜到我找你的目的。”杨铭威淡淡的说道。

    “我和欣儿的事?”张乐说道。

    “你和欣儿的事儿,家里人暂时还不知道。我也是偶然间看电视才知晓你们两人的事儿。”杨铭威开口说道,“爷爷就欣儿这么一个孙女,她从小被家里人惯着。她要干什么也都由着她。其实,家里人并不想她进娱乐圈,更不想她找个娱乐圈的男朋友。你懂我的意思么?”

    “我懂!所以呢?”张乐看着杨铭威说道。他语气平淡,对于这事情,他早就做好的心里准备了。

    “所以,我希望你离开欣儿。”杨铭威说道。

    “我若说不呢?”张乐说道,语气依旧很平淡。

    “家里人肯定不会同意你们两人的事儿。这事儿由不得欣儿。可以欣儿的脾气,很有可能因为这事儿跟家里人闹翻。这是我不想看到的。”杨铭威眉头一皱,眼神变得极其锐利,看向张乐,道,“只要你肯离开,有什么条件,尽管提。”

    “呵呵!”张乐一笑,说道,“欣儿不负我,我定不会负她!你与其在这儿跟我废话,不如去劝欣儿。”

    “劝欣儿有用,我何必找你。她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我比你了解她。”杨铭威冷声说道,“你和欣儿两人根本不合适,与其日后闹得不可收拾,痛苦不堪,不如趁早断了。”

    “我和欣儿合不合适,不是由你说了算。”张乐说道。

    “是吗?”杨铭威开口说道,“佳宜影视集团你应该听说过吧?”

    “欣儿的老东家,我自然听说过。”张乐点头说道。

    “我杨家在里面有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只要你离开欣儿,我可以做主把那些股份都转移到你的名下。合适不合适是看我给的筹码够不够,你说呢?我这筹码够了么?”杨铭威淡淡的说道。

    张乐一听,有些惊讶,也只是惊讶而已。并没有半分动心。杨欣儿说她表哥是佳宜影视的大股东,没想到她家也占了极大的股份。估计是杨欣儿入娱乐圈,家里人给她做的一种保障。

    “我真不知道,欣儿有你这样的哥哥,应该感到高兴,还是感到悲哀。”张乐摇了摇头,起身准备离开。

    “你情况我也了解一些。人不能太贪,以佳宜影视集团如今的市值,你奋斗一辈子也未必能挣到那么多。当然,如果不够,你可以提!”杨铭威脸色有些不好,看着起身的张乐说道。

    “挣不挣得到不重要。重要的是不是自己挣的,拿感情交换,比无劳而获更可耻,何况欣儿不是货物,也不是砝码。其实,你说的也不错,我很贪。合适不合适确实也看砝码够不够!可你不知道,也不会明白,欣儿对我来说,那就是全世界。你给不起!”张乐说着就往外走。

    来到门口,跟着杨铭威的那人却拦着,根本不让张乐离开。

    “让开!”张乐厉声说道,此时他心中有一团火正熊熊燃烧着,根本不理会那人,直接就往外走。

    “哼!”

    那人不但不让开,还出手似乎想拦下张乐。张乐冷哼一声,抓着那人抓来的手,一个弹抖劲直接将那人扔到了旁边,撞在墙上,出一声闷响。

    而张乐也没有就此停手,他看出那人眼神之中不甘,以及勃出的戾气,若是就此停手,麻烦不断。于是踏步上前,一手按住那人腹部,暗劲勃,直接打在了那人穴道上。然后头也不回,直接出了房门。

    两人交手度很快,待杨铭威反应过来,只看到张乐离开房门的背影。而他那警卫员此时正站在墙边,动也不动,脸色扭曲着,冷汗唰唰的往外冒。

    “暗劲打穴,下手够狠啊!没想到居然还是个高手。练武之人,难怪反应那么大。他怕是以为刚我在侮辱他了。”杨铭威有些震惊,随即摇了摇头,拿出电话,拨打了起来。

    杨铭威也是练武之人,他自然知晓厉害,被暗劲打穴,他可没有那本事解决。暗劲打穴,容易留下后遗症。若真留下后遗症,自己的这个兵就算是废了。

    这显然不是他想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