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御天神帝 > 0059、强出头的后果
    但是这一次,面对一个他认为已经被自己掌控住的少年,他真的不敢再说了。

    他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再说一个字,叶青羽爆雷霆杀机,绝不犹豫。

    “哼,匹夫之勇。”罗晋在心里冷哼。

    不过他真的没有再说话。

    叶青羽牵着小草的手,来到窗户跟前的一张桌子面前。

    坐在桌子边的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连忙站起来让开,这少年身上那股仿佛弥漫着血水的煞气,让他们脸色苍白,不敢靠近。

    “坐吧。”让小草坐在窗边,叶青羽斜倚窗棂,冷冷地看着三楼有人。

    “叶少,有话好好说,也许我们……”妙玉斋的董明堂站起来,想要再说什么。

    叶青羽却挥挥手,打断了他的话,一脸的不耐烦。

    “好了好了,我也懒得再听你们的废话,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乖乖将霸占了的叶家产业还回来,今天这里就不会再流血,否则,金胖子就是榜样!”

    不止是强势!

    不止是霸道!

    简直是嚣张!

    **裸的嚣张!

    事实上叶青羽也根本懒得和这些人渣多说什么,就凭他们当年对叶家做的事情,将他们杀一百次都不够,多少忠于叶家的人被迫害,只是如今还不是时候,叶青羽也不想将事情闹大,不想大开杀戒而已。

    可如果这群人渣不知所谓,负隅顽抗,叶青羽也绝对不会留情。

    今天既然选择了出手,他当然准备有后手。

    不过,就在这时——

    “哈哈哈,真是好大的口气,在白鹿学院混几天,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当众杀人,威胁恐吓善良子民,这就是你在白鹿学院学到的东西吗?”

    一声大笑。

    大厅深处一面鸡血石屏风被撤去。

    三位官兵军士长模样的人,端坐在大厅深处的包厢里的一张大桌边,桌上山珍海味,美酒飘香,身边还有舞女陪侍,正在饮酒作乐。

    之前有符文屏风,隔音结界阻挡,里面的声音一点传不出来,所以众人都没有现,此时撤去屏风,顿时仿佛是另一个空间,骤然出现在众人的身边。

    刚才说话的人,正是三位军官端坐居中的一人。

    这人看起来四十多岁,鹰钩鼻,一袭深黑色的铠甲,气势厚重,头戴钢盔,腰悬长刀,看着一身打扮,应该是城北兵主府下辖的军官。

    坐在鹰钩鼻身边的两人,要略微年轻一些,左侧一人同样身穿黑色铠甲,不过看制式格局,官秩要比鹰钩鼻稍低一些,右侧一人却是文士打扮,手持羽扇,颌下三屡黑色长须,面带冷笑。

    看到这三人终于选择现身,大厅里的众人,齐齐长出了一口气。

    而除了这三人之外,还有十名铠甲鲜明,刀枪森严的军士,每个人身上都杀气森森,犹如黑铁浇筑的雕像一般静静站立,显然都是军中的精锐战士。

    罗晋笑了。

    他的眼睛深处,也闪过一丝精芒,转而目光略带调侃地看向叶青羽,带着一丝丝得意。

    “呵呵,现在的白鹿学员,真实的越来越良莠不齐了,一个入学不到半年的小家伙,就敢狐假虎威,跑出来恐吓守法商户,啧啧啧!”中年文士喝下旁边舞女端到嘴边的酒,摇着头冷笑道。

    叶青羽笑了笑。

    “原来罗晋一群渣滓,到现在还敢硬撑着,就是因为你们三个……现在,底牌终于全部都露出来了吗?”叶魔王依旧斜倚在窗棂边。

    对于鹰钩鼻三人的出现,叶青羽并未有任何意外的神色。

    与此同时。

    唐三一直都在一旁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叶青羽的神色。

    看到这位少东家依旧是胸有成竹的表情,他才略微放心,今天的事情生的到现在,唐三的心中,真的是如过山车一般,一直紧张地憋着一口气。

    但不知道为什么,眼见事情生到了最紧张的时刻,他反而倒是松了一口气。

    正说话间——

    啪!

    坐在鹰钩鼻左侧的年轻军官,突然将腰间悬着的的执法镣铐往桌子上一拍,吓得身边的舞女黄蓉失色,站起来瞪眼,冷笑道:“当街杀人,就算是白鹿学员,也难逃刑责,小家伙,我看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跟我们到问刑司诏狱走一趟吧!”

    问刑司诏狱,鹿鸣郡城中的稽查查问囚犯的地方。

    这是一个传说之中走着进去躺着出来、喘气进去咽气出来、完整进去残碎出来的阴森血腥监狱,最是可怕,很多人一听问刑司诏狱这五个字,就会吓得魂飞魄散。

    这话一出,三楼大部分人顿时都脸色一变。

    叶青羽的脸上,却露出了嘲讽讥诮之色。

    “问刑司诏狱,呵呵,好大的名头啊,这要是放在往日,问刑锁链一拍,不知又要有多少人吓得魂飞魄散,要说耍威风,别人怎么及得上你们丝毫……”说道这里,叶魔王笑了笑,道:“可惜呀可惜……”

    “可惜什么?”那军官怒目冷笑道。

    “可惜就凭你们小小的北城问刑司,只怕还没有权利拿我。”叶青羽说着,将不屈黄铜徽章慢慢地戴在了胸口,笑着看向军官。

    那军官冷笑着,目光落在不屈黄铜徽章上,先是一脸的鄙夷轻蔑,不过旋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冷笑消失,神色逐渐凝重了起来。

    坐在鹰钩鼻军官右侧的文士,这一瞬间也是面色微变,略带错愕,然后陡然想通了什么,连忙在鹰钩鼻军官的耳边,轻声地低语了几句什么。

    那鹰钩鼻军官是三人之,地位最高。

    原本他一直都搂着左右两个舞女,一口酒一口肉,吃吃喝喝,玩的不亦乐乎,自始至终根本都没有再看叶青羽一眼,连罗晋等人都没有放在眼里,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仿佛他出现在这里,对于三楼众人来说,都是一种恩赐。

    但听完文士的话,他终于抬头了。

    灼灼如剑的目光,落在叶青羽的脸上,然后又凝聚于那枚在晨光下微微翻动着奇异黄铜色光辉的徽章上,半晌,眉毛耸动了几下,站起身,挥挥手,道:“我们走!”

    说完,竟是带着左右两位心腹和身后十名战士,离席朝着楼梯口走去。

    这样的骤然变故,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

    罗晋脸上得意的表情凝固,错愕惊讶之余,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余队长,你们……这……”罗晋终于有些慌乱了,想要劝回鹰钩鼻等人。

    原来那鹰钩鼻姓余,叫做余罗胜,是北城兵主府麾下一名巡游卫队队长,算是中层军官了。

    余罗胜回头看了一眼罗晋,微微摇摇头,没有说话,转眼间就走到了楼梯口。

    原本闻讯围上来的家丁护院们,见状个个面面相觑,但却不敢挡住余罗胜等人的路,连忙收起刀枪,让开一条道。

    但就在这时——

    “站住!”

    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叶青羽,突然开口。

    余罗胜身体微微一僵,回身过来,盯住叶青羽。

    叶青羽丝毫不惧这位小队长那吃人一般的目光,淡淡地道:“不是说要抓捕我回问刑司诏狱吗?怎么突然就要走人了?”

    之前口出狂言的那位年轻军官,顿时面色鲜红如同猪肝一般,又恼又恨,一咬牙正要说什么,旁边的文士却连忙拉住了他。

    “怪不得身有贵族爵位的丁凯旋大人,都心甘情愿地让出了府邸,原来叶家真的有一枚军功勋章传承下来,叶少,这一次是我等鲁莽了,叶家的事情,我等再不会过问,叶少可以自行处理!以后这酒楼,余队长和我等,也会重点照顾的。”

    中年文士拱了拱手,笑着道。

    实际上此时中年文士心里,简直想要骂娘。

    丁凯旋那个老滑头,怪不得自己不敢出面,丢了苦心经营的府邸,也不敢出手报复,反而是躲在自己老宅中脾气,原来是因为这枚徽章。

    这枚军功徽章,在雪国的分量,可着实不轻。

    佩戴徽章者,只要是有证据可追溯的合法继承,其身份等同于贵族,见王下马不卸刃,见官不低头不参拜,还有其他诸多的特权,地位然,即便是犯法,刑具不加身,需由帝国皇家皇族审核,才能定罪。

    比如那胖子金士人,一口一个小贱人小杂碎辱骂徽章继承者叶青羽,就等于是藐视皇家辱骂贵族,凭他一个小小的商户,没有爵位,这样的罪名,本该割舌凌迟,所以被摔死在街头,反而是便宜他了。

    黄胖子罪该万死,那杀他的叶青羽,自然是无罪,北城兵主府的问刑司诏狱,想拿叶青羽问罪,简直是个笑话,除非兵主大人和诏狱狱长都不想活了。

    文士想要骂娘的原因,是丁凯旋和一些人,明明知道叶青羽拥有徽章,却偏偏没有告诉自己和余罗胜,自己三人傻子一样被人利用,强行出头,结果惹得一身骚,丢人丢尽了。

    而且还得罪了叶青羽。

    ----------------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