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御天神帝 > 0029、波澜传开
    鹿鸣郡城。

    刘府。

    主簿刘元昌也算是鹿鸣郡城的实力派,受过雪国皇室册封,是真正的贵族,刘家也算是城中的大家族,刘元昌本人深受城主信任,位高权重。

    这一日——

    “天塌下来了,不好了,不好了,泪少爷的命牌碎了……”看守祖宗祭坛的家奴,突然杀猪一般嚎叫了起来,声音刺破了刘府的宁静。

    很快整个刘家的大人物都被惊动了。

    “怎么会这样?泪儿不是去参加学员的实战演练了吗?怎么会……”刘元昌大概五十多岁的样子,清瘦儒雅,三缕长须垂在胸前,年轻的时候,也是有名的美男子。

    能够成为城主府主簿,刘元昌不仅实力深不可测,做事也是滴水不漏,城府极深,喜怒不形于色,但此时却是又惊又怒,暴跳如雷。

    刘泪是他老来得子,也是唯一的儿子,非常宠爱,极度纵横,才导致了刘泪疯癫的性格,做事无所顾忌,不过一直都有刘元昌庇护,刘泪就算是真的惹出什么麻烦来,刘元昌也都会替儿子遮挡。

    这一次去荒野试炼,刘泪是和秦无双等少年天才在一起,身上还待了足以抵挡灵泉境初阶强者全力一击的宝物,且有白鹿学院的监察教习守护,在刘元昌看来是万无一失,没想到……

    “是谁杀了我的泪儿?快给我启动祖宗祭坛,我要看到当时的情况,不管是谁,我都要将他挫骨扬灰…………”

    启动祖宗祭坛事关重大,且消耗不小。

    但被怒火和哀痛淹没的刘元昌,此时暴怒如雷,整个人杀机萦绕,已经顾不了那么多。

    很快祖宗祭坛被催动。

    一个个闪烁着银色光焰的奇异符文文字在祭坛上闪烁,有奇异的力量涌出,祭坛顶端一道光柱爆射,射向虚空,撑开一面光镜。

    “那是白鹿学院的甲9试炼区,难度最高的区域,泪儿他们竟然去了这里……嗯?显示不出,怎么回事?”

    刘元昌无比诧异惊怒。

    因为光镜之中,只是隐约出现了刘泪曾经去过的地方,但到了最后,却一片模糊,并不能显示出刘泪最后经历了什么,镜面蒙上了一层混沌迷雾,就像是有什么力量隔绝了这种窥探一般。

    “怎么回事?难道有人在暗中捣鬼?”

    祖宗祭坛乃是雪国皇室的赏赐,据说出自于苦海境的大符文宗师之手,只有封号贵族才能拥有,从不出错,今日居然无法看清刘泪的死亡经过?

    刘元昌又急又怒。

    “不管是谁,被我查到,我一定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一定要将他挫骨扬灰,杀光他认识的每一个人……啊啊啊,呜呜,我的泪儿啊……”

    刘府之中,如同厉鬼诅咒一般的哀嚎和咆哮回荡着。

    一道流光冲天而起,指向白鹿学院。

    愤怒之钟的刘元昌,已经顾不得城中禁飞的律令,直接冲向了白鹿学院,整个鹿鸣郡城都回荡着刘元昌的怒吼咆哮——

    “白鹿学院,我儿子死了,我要一个交代!”

    ……

    ……

    一日之后。

    叶青羽已经出现在距离事地点百里之外的另一处试炼区。

    事实上他半天之前就在这里了。

    将刘泪和那两个二年级学员的尸体,丢到了滚滚苍莽河之中,又消除了自己曾经在那里出现过的一切踪迹,叶青羽相信,后来爆的那场滂沱大雨,也帮了自己不少的忙。

    这样一来,就算是最擅最终的武道高手,也查不到自己身上来。

    他并不知道千里之外刘府中生的一切,也不知道自己因为某种神秘的原因,躲过了刘家祖宗祭坛的窥察。

    距离试炼还有一日结束。

    叶青羽没有再展露太强的实力,他一直都在一个很小的范围之内活动,偶尔击杀野兽,不再去猎杀妖兽,大多数时间,都隐藏起来修炼鼉行诀。

    进入凡武第六境的修炼,主要是修养脏器。

    以鼉行诀的法门,催动在凡武第四境、第五境经过改换之后的血髓之力,不断地温养五脏六腑,使之变得晶莹剔透,祛除杂质和各种后天缺陷,最终达到圆满。

    这是一个需要慢工出细活的过程。

    所以叶青羽也不心急,每日里心思平稳,缓缓修炼。

    这日下午,就在叶青羽刚刚从修炼鼉行诀的入定之中苏醒过来,正准备修炼枪法的时候,突然——

    咻!

    一道尖锐刺耳的气爆声划破虚空。

    蔚蓝的天空上,出现了一只巨型白鹿的图案,惟妙惟肖,方圆数百里之后,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这是学院的集结令!”

    叶青羽站起来,若有所思。

    按照原计划来说,应该是直到明日才算试炼结束,但现在学院却提前出了集结令,看起来是出现了变故,而最大的可能,应该是刘泪三人的死,终于被察觉了。

    叶青羽笑了笑,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朝着集结点进。

    他心中坦然无惧。

    ……

    ……

    “什么?刘泪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秦无双脸上露出了错愕。

    他有些难以置信,看了看身边的其他学员,似是想到了什么,低头看着地面,心中有无数个念头闪烁起来。

    而匆匆赶来的燕行天等人,也被这个消息吓了一大跳。

    白鹿学院组织的实战试炼,的确是存在一定的危险性,也曾出现过学员重伤的情况,毕竟这是为了锻炼学员们的实战能力,但近四十多年来,已经没有出现过死亡案例了。

    且一想到刘泪的身份,众人就意识到,这一次乱子有点大了。

    刘泪是怎么死的?

    没有人知道。

    集结点的气氛,宛如被寒冰冻结了一般,有着说不出的肃杀和凝重。

    从鹿鸣郡城匆匆赶来的四位德高望重的学院长老级教习,正在主持局面,他们一边询问各种关于刘泪的消息,一边安抚着惊疑不定的天字一号组的学员们。

    另一边。

    一脸愤怒冷峻的刘元昌负手而立。

    他如失去了幼崽的狂狮一般,静静地审视着每一个值得怀疑的对象,或许刘泪死于妖兽之手,但这些学员也有嫌疑。

    刘元昌像是一座快要爆的火山。

    在他身边,二十位主簿府和城主府带来的高手,凶威如焰,凛然而立,等待着下一步的命令。

    事实上在刚刚过去的一天里,他们已经彻查了整个甲9区,没有放过任何疑点,尤其是祖宗祭坛回溯光镜显示的刘泪出现过的最后镜头位置,都被彻查。

    每一个天字一号组的学员,在此之前没有被惊动,都被暗中观察了一段时间,可惜依旧未现任何线索。

    震怒到了极点的刘元昌,终于再度向白鹿学院难。

    令白鹿学院的教习们尴尬的是,最先现刘泪死讯的是主簿刘府,而并非是监察教习,这无疑让白鹿学院在乎应对上,处于一个极端被动的位置。

    而更加让学员被动的,是到现在为止,根本找不到刘泪的尸体,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时间流逝。

    天字一号组的学员们66续续地返回,听到这个消息,都惊诧万分。

    叶青羽最后一个出现。

    他是一个人独行而来,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什么?刘泪挂了?”当燕行天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极度震惊地睁大了眼睛,一脸震撼的表情,就像是一只被吓到了的兔子。

    这一幕,让一直看着他的秦无双和燕行天两人眼里的疑惑消逝了。

    看起来叶青羽真的不知道?

    刘元昌的目光,久久地落在叶青羽的身上,仿佛是两柄剔骨刀一般,要将叶青羽的里里外外都剔下来看个清楚。

    在之前询问的过程之中,他已经从秦无双和燕行天等人的口中,知道儿子生前,曾经和这个少年接下过梁子,要暗中策划要对付这个少年。

    如果说凶手就藏在学员之中的话,那无疑这个叫做叶青羽的贱民,嫌疑最大。

    但转念想想,刘元昌又有些疑惑。

    叶青羽的实力,才堪堪是凡武第六境初阶,就算力气大一点,能够战胜儿子,但也不可能战胜儿子招揽的那两个人二年级学员啊,更没有能量遮蔽刘府祖宗祭坛的窥察。

    想到这里,他心中的怒气更胜。

    夜幕降临。

    调查在继续进行。

    每个学员都被问了三四遍各种行踪,叶青羽是被问的最多的一个,不仅仅是因为他和刘泪有仇,更因为他是所有人之中,唯一一个自始至终独行,没有证人的学员。

    可自始至终,不管是刘家还是白鹿学院,都没有查出丝毫的线索。

    当冒牌监察教习蓝天,浑身缠着绷带,像是一个木乃伊一样跌跌撞撞地赶来的时候,一直忍着怒火的刘元昌,终于不可遏止地爆了。

    被暂时集中在帐篷之中的菜鸟学员们,整夜未眠。

    半夜时分,他们听到了来自于外面的争吵和愤怒咆哮,紧接着又是恐怖的元气能量碰撞和波动,显然是有真正的元气高手在战斗,持续了很长很长的时间……

    天明的时候,一位长老教习面无表情的出现,宣布试炼结束。

    中午的时候,所有人都返回了鹿鸣郡城。

    表面上看起来,一切都平静了。

    --------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