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御天神帝 > 0004、真凰和泥鳅
    但蒋小涵却一副苦口婆心的姿态,继续说教——

    “我们从小就是邻居,我知道你以前很出色,也帮了我不少,可你那些出色,都是小孩子的玩意,如今我们都长大了,我也不再是那个因为你帮我掏一颗鸟蛋就欢欣雀跃,你也不要再用这种方式来引起我的注意力……真的,叶青羽,念在我们昔日是邻居的份上,我劝你一句,认命最好,不要去招惹那些你惹不起的人!“

    我?

    去引起你的注意力?

    叶青羽就呵呵了。

    姑娘你哪里来的自信啊。

    懒得说什么,叶青羽直接绕过蒋小涵,走向测试点。

    蒋小涵面色一变,却认定他是恼羞成怒了,怜悯地叹息了一声,道:“我知道,也许我说这番话太直接,伤了你的自尊心,但我是真的为你好,从你考核失败的那一天起,注定了你我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叶青羽却再也没有回头。

    他径直来到那山羊胡中年教习前面,一字一句地问道:“喂,现在,我可以参加考核了吗?”

    那山羊胡教习好整以暇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眯着眼睛,答非所问地道:“看见考场周围围观的这些人了吗?你认为他们是为什么来到这里呢?”

    “也许是为了看有人出丑吧。”叶青羽淡然地道。

    “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原来你也明白,他们是来看你出丑。”山羊胡教习脸上浮现一丝嘲讽讥诮的微笑,目光像是审视着一个小丑,道:“既然你明白,那为什么还要急着出丑呢?”

    “也许出丑的是别人呢?”叶青羽似笑非笑。

    山羊胡教习端起茶壶,抿了一口,舒舒服服地躺着,道:“看来你还不服……那就再等等吧。

    “可我不想等了。”叶青羽争锋相对地道。

    山羊胡中年教习只是冷笑。

    他一脸讥诮轻蔑的表情,看着叶青羽,仿佛是听到了一个笑话,连说都懒得再说什么,一个寒门小穷酸而已,臭虫一样的小东西,居然敢和自己对抗?

    “就凭你对教习的这种恶劣态度,根本不配进入白鹿学院。”锦衣少年得意洋洋地从人群中走出,脸上着一种报复得逞的幸灾乐祸。

    叶青羽一瞪眼:“又是你?想挨巴掌了?滚一边去。”

    锦衣少年神色一窒,下意识地捂住半边脸,牙槽子都一阵后疼。

    他眼神中闪过一抹畏惧之色,往后退了一步,不过旋即又想到了什么,怒道:“呸,你以为我现在还会怕你?废物,你还没有去看这一次入学考核的成绩榜吧,总榜排名第一千三百零九的刘晔,就是我,哈哈哈,我现在已经是白鹿学院一年级上院的正式学员,而你呢?算什么东西?”

    “刘晔是吧?”叶青羽微微一笑:“好,我记住了,很快你就知道,我是什么东西了,记住,把你的脸洗干净了,跪下来等我抽。”

    “不知死活,还敢这么嚣张,嘿嘿,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的年龄到了,只要进不了白鹿学院,到时候城主府很快就会收回那枚徽章,你这个该死的杂鱼小丑废物,还不是任我揉捏,怎么死都不知道……”

    刘晔冷笑,一脸阴狠诅咒般的狰狞表情。

    叶青羽根本懒得再理会他。

    叶青羽扭头看着那山羊胡中年教习,露出不屑的轻笑,当着周围所有围观的人,一字一句地道:“白鹿学院居然有你这种不知所谓的渣滓教习,真是一种耻辱。”

    “你……你说什么?真是放肆!”山羊胡中年教习闻言一怔,没想到叶青羽竟敢骂自己,旋即大怒,拍案而起。

    “我是因为尊重白鹿学院,所以才耐心等整整十天,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是怕了你吧?”叶青羽冷笑,道:“不让我参加考核是吧?很好,你会后悔的,很快我就会让你自己主动来求我考核。”

    说完,叶青羽转身决然而去。

    “你……狂妄!让我求你?我会后悔?哈哈哈,我看你真的是疯了……”山羊胡中年教习气的浑身抖。

    他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狂妄不知所谓的少年,连续四年被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淘汰,现在居然敢威胁自己?

    而这时围观的人群却是沸腾了。

    叶青羽果然又要闹出大事了吗?

    众所周知,白鹿学院不会招收过十五岁的学院,所以对于叶青羽来说,这次入学考核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已经连续四次被无情淘汰的他,到底是要进行最后的疯狂挣扎,还是会创造出一个奇迹?

    以前每一次被淘汰的时候,叶青羽都是平静离去。

    可这一次,似乎并不一样呢。

    “这小子要去干什么?”

    “哈哈,有热闹看了,跟过去看看。”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今天要生大事。”

    人群跟在了叶青羽的身后,想知道他要去做什么,除了喜欢看热闹的普通人之外,还有许多已经通过了考试的少男少女,像是一股洪流一般,哗啦啦地紧随其后。

    “哼,垂死挣扎,我倒是要看看你这个杂鱼,还能翻出什么浪花。”

    锦衣少年刘晔脸色瞬息万变,犹豫了一阵,最终也跟了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竟然会生出一丝隐隐不安。

    而那中年山羊胡教习则带着一脸不屑的冷笑,坐在原处。

    “我在这里等着,看看到底会是谁求谁!”

    ……

    娇艳明媚的蒋小涵静静地站在原地。

    这一刻,在她的眼中,小时候那个在自己心目之中那个像是英雄一样无所不能的邻家男孩的形象迅地淡去。

    此时的叶青羽渐渐像是一个自欺欺人的小丑一样,在进行最后的疯狂和挣扎。

    她认定,等待他的只能是第五次失败,然后就此永久沉沦……

    “你为什么不理解我的苦心呢。”蒋小涵脸上带着高高在上的怜悯,叹息着摇头。

    “是谁不解风情,不理解小涵师妹你的苦心啊。”一个挺拔的英俊年轻人身影不知道何时,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蒋小涵的身边,语气淡然,似笑非笑地道。

    “笑非师兄,你怎么来了?”蒋小涵看到这人,娇媚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韩笑非脸上带着招牌式的淡淡微笑。

    这位白鹿学院四年级的风云人物,出身贵族世家,英俊儒雅,风度翩翩,不论家世、修养还是实力天赋,都堪称完美。

    事实上他一直以来也都是无数学院女弟子暗恋的对象,招牌式的笑容如春风阳光般温暖和熏,鹿鸣郡城中也无数女孩子都为他疯狂。

    据说甚至曾经有学院年轻女教习都向他表白过,是学院的最令人瞩目的几位风云人物之一。

    “今天是学院招生的最后一天,我过来看看,听说这一次学院招到了不少的年轻天才。”韩笑非看着洪流一般远去的人群,道:“又是那个叶青羽在闹事吗?可惜了啊……我听说小涵师妹你,曾经暗恋过他呢。”

    蒋小涵微微一笑,摇头道:“那都是小时候不懂事,觉得他很厉害,算不上暗恋……何况如今我已经长大了,和他注定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的世界才刚刚开始,而他注定平庸沉沦,他的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恩,小涵师妹能够看清楚这一点就好,武者就应该锐意精进,不要被这种小人物乱了心思,你是翱翔九天的真凰,他最终只是一条没有跳过龙门的泥鳅而已。”

    韩笑非淡淡地道。

    ……

    叶青羽的目的地,是第二个考核场地。

    经脉品秩测试考场。

    由于已经到了最后一天的下午,所以考场上人影稀疏,连一个考生都没有。

    主考教习和几个负责记录成绩的白鹿学院学员,百无聊奈地坐在荒木大桌之后聊天,只等太阳落山,这一届的入学考核,就彻底结束了。

    考场中央摆放着一尊真人大小的黄色铜人。

    铜人惟妙惟肖,仿佛是一件艺术品一样,身上密密麻麻镌刻着一道道粗细不一的奇异线条,纵横交错,每一跟线条都连接着不同的红色穴窍,看起来有些古怪,充满了神秘色彩,它们代表的就是人体十二条正经和奇经八脉。

    这件东西名曰经脉铜人。

    它是白鹿学院入学考核之中,用来测试考生经脉等级品秩的符文宝器。

    考生接受测试的时候,只需要将双手按在经脉铜人的后背,任由铜人体内蕴含的灵石元力进入身体,就可以测试出自身经脉品秩的高低。

    叶青羽来到监考桌前,递上自己的荒木名牌。

    “8888号叶青羽?”

    经脉测试考场的主考教习,是一位鹤童颜的老人。

    老人略带惊讶地看了叶青羽一眼,显然也曾听说过叶青羽的名号,眼眸中闪过一丝异色,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让身边的人查阅了成绩玉简之后,微微皱眉,道:“不对啊,你还没有参加血气考核测试?”

    “我想先参加经脉测试。”叶青羽平静地道。

    ----------

    还是求收藏吧,记得给刀子留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