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执掌乾坤 > 7章 林震天
    “不,不可能……她背后的力量……不可能再有任何来往……也不可能知道林楠出事……呼……我干嘛自己吓自己?”

    “哼,不管怎样,小茜和小杰都不能被林楠比下去!否则,我这么多年的心血就白费了!”

    一些大家族,基本上是隔代传承家主之位,即便林剑秋已经是同代最强,仅次于家主的存在,而且,手掌财政大权,但却无法获得家主之位,因为家主林震天正是老当益壮之时,再执掌三十年都没有问题。这也就意味着,他想要获得家主才能得到的修炼资源和林家至高绝学,就必须成为林家“太上”,也就是他的子女获得家主继承权。这是他势要得到的!

    而林楠,从一开始就被他视为女儿林茜最强的竞争者,实际上,他很清楚,这些年,若是没有他玩的那些手段,林楠绝不止现在这境界,虎父无犬子,林剑豪可是乾元王国曾经的第一天才,最年轻的四极境九层巅峰,时至今日,都无人打破其纪录,更何况,林楠的母亲还是更恐怖的存在,如此血脉传承,林楠的天赋怎么可能差?

    故此,他这些年对林剑豪和林楠的打压,可以说是已经做到了极致,克扣修炼资源,栽赃陷害性质的惩罚,等等,无所不用其极。若非家主林震天私下出言警告他收敛,林剑豪和林楠父子能否活到今天都是一个问题。林楠意外强行突破境界变成废物后,他以为终于可以松口气了,林家再无人能跟林茜、林杰竞争,父以子贵的他,成为“太上”再无压力。

    却不曾想,废物林楠一夜之间便咸鱼翻身!

    ……

    林家祠堂前,林楠席地而跪,神色虔诚无比,“嘭嘭”地磕着响头,每磕一个头,嘴里便念叨一句“感谢老祖宗再造之恩”。这家伙吃完早饭,便直接来到了这里。

    要装神弄鬼,自然要装的彻底一点,毕竟,老祖宗显灵这挡箭牌,牛逼是牛逼,可终究是太过于荒诞了点,想让人完全相信那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林楠也没有想着让所有人真的相信,只要自己一口咬死就是老祖宗显灵即可,做足了样子,信不信由你,无所谓。

    一群看热闹的围聚在林楠的身后,议论纷纷,半信半疑。

    “洗经伐髓,脱胎换骨,破而后立,灵智大开!”

    在林楠跪拜在祠堂前,没过多久后,一道身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恰好可以俯视祠堂的后山上,遥遥凝视着林楠,喃喃自语道。这道身影赫然正是林家家主林震天。

    “像,真像……”

    林震天第一次正视林楠,恍若看到了当年他最爱的儿子林剑豪,唏嘘不已。当年,可以说是林家所有资源都用在了培养林剑豪身上,本以为林剑豪能够使林家出现继老祖宗之后最强盛的局面,但却出现了意外。

    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女人,一个别说林家就是乾元王国都得罪不起的女人,而林楠的出生便是导火线,使林剑豪成为废人,他所有的心血和希望毁于一旦,林家更是元气大伤。差点丧失五大家族的资格,至今十八年过去,林家都没有完全喘过气来。

    爱之深,恨之切。林震天自那之后便再也没有正眼看林剑豪,连带着对刚刚出世、且幸存下来的孙子林楠,都不闻不问,更不要说什么照顾了。

    ……

    “嘭!”

    没有人现,林楠耳朵不可察觉地动了动,随后便以更重的力量磕头在地,声音之响,数百米之外都清晰可闻,额头都磕出了血迹,同时嘴里再次念叨道:“感谢老祖宗再造之恩!弟子深知老祖宗显灵不易,但弟子斗胆恳请老祖宗再次显灵!”

    “嗯?”林震天微微诧异。

    围观之人也均是诧异。

    “弟子父亲林剑豪,十八年前重创,成为废人,在家族之中,受尽欺凌、打压,随意一人都可以骑脖子拉屎!他曾是天之骄子,曾是林家的骄傲,林家的希望,乾元王国第一天才!修为尽毁,本已是天堂地狱,不可承受之痛!却没想到被家族之人、血浓于水的至亲之人,弃如敝履,肆意践踏,伤口上撒盐!”

    林震天皱眉。

    围观之人哗然!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哀莫大于心死,生有何恋?不满四十,却华白头!弟子深知,若非因为弟子,父亲宁死都不可能苟活于世!但为了把弟子养育成人,十八年来,父亲含辛茹苦,用血汗乃至生命赚取灵药,培育弟子!家族欺我父子,克扣月俸,肆意打压,剥夺修炼资源,苦我心志,虐我体肤,一年一重创,阻我修炼!父亲为了弟子能出人头地,不得不卖命去陪练场为我赢取微薄的修炼资源!可惜,弟子愚昧迟钝,重创之后方始明白父亲苦心,父亲之苦!弟子筋脉尽碎,家族弃我,至亲长辈弃我,爷爷弃我,唯独父亲用性命换取百草汤救我!父爱如山!”

    “父爱如山!”

    林楠越说越激愤,越说声音越大,杯具男和父亲过往的一幕幕,在林楠的脑海中闪过,情到浓处,心中酸涩莫名,泪如泉涌,不可遏止!

    围观之人,本议论纷纷,此刻却默然无语,神色震惊地凝视着泪流满面的林楠。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哀莫大于心死……父爱如山……”

    林震天看着泪如雨下的林楠,喃喃重复着林楠的话,嘴角莫名的抽搐了下。林楠犀利的话语,句句珠心,人深省。

    他想到了林剑豪,曾经最爱的儿子,想到了林剑豪二十三岁打破乾元王国纪录,晋升为四极境九层巅峰高手之时的模样,那是何等的英姿勃?如今不过是不惑之年罢了,却一头华,看起来比自己这父亲都要苍老!尘封的记忆,曾经父子一起的欢愉时光,无数个日日夜夜、手把手的教导,不可抑止地在林震天的脑海中的闪现,坚若磐石的心,在这一刻,都出现了莫名的刺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