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武神天下 > 第四章:神秘的石棺
    第四章:神秘的石棺。

    可能是因为不少人都是到了门外瞧热闹,因此杜少甫在杜家内一路上也没有遇上什么人,也直接就回了自己所住的院子。

    其实杜少甫就是平常遇到了杜家的人,甚至是仆人护卫,也都不会理会杜少甫这一位杜家少爷的存在,这些年来在整个杜家,杜少甫就是透明般的存在。

    虽然是透明的存在,不过杜少甫住的地方倒是还不错的,极为宽阔的一座院子,整个杜家这种宽阔的院子也没有多少,只有几位德高望重的杜家长辈才有资格住的。

    杜少甫能够住这样的院子,其实也是沾了父亲的光,要不是他父亲乃是杜家现任家主的三弟,怕是他这些年也没有这个待遇,光是凭着他头上傻子少爷那四个字,这院子根本轮不到他住的。

    杜少甫到了院子中,一把靠背藤椅上,一个熟悉的醉汉正醉醺醺的沉睡着,怀中抱着一个葫芦酒壶舍不得松手。

    “爹,你怎么又在这喝醉了。”

    杜少甫走了过去,望着那一个被散乱的头发遮住一般脸庞的醉汉,眼中清朗的眸子中涌出心疼的目光。

    十六年来,杜少甫对于父亲杜庭轩最多的记忆,也便是院子中父亲经常抱着一个酒壶望着天空,酒气熏天,然后醉醺醺的睡去。

    “少甫,你回来了么,肚子饿不饿,去厨房找点吃的吧。”

    杜庭轩模模糊糊的醒了,抬手揉了揉惺忪迷糊的双眼,身子从藤椅上坐起,说话间嘴中还有着一股酒气喷出,个头比起杜少甫要高上一些,倒是一样的清瘦,从那散乱的头发下隐隐间能够见到,若不是酒气冲天,怕是那一张脸庞也极为英气的。

    “爹,我不饿,我扶你去房间休息吧。”

    杜少甫上前欲要搀扶父亲,却是被站起了身子的杜庭轩挡住了手,摇了摇手中的酒壶,笑道:“不用,又没酒了,我出去买点酒去。”

    话音落下,杜庭轩拖着醉态的身子已经摇摇晃晃的走出了院门,剩下杜少甫一个人在院中静静的站着。

    从有记忆起,杜少甫就记得那个酒壶是父亲从不离手之物,而母亲对于杜少甫来说,那完全就是陌生的毫无记忆。

    静静的站了一会,杜少甫在厅中找了一口水喝后,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中,杜少甫盘膝而坐,手印凝结,一股玄气顿时在周身涌出,掌心之内,更加是如同有着符箓秘纹要喷薄而出一般,喃喃轻道:“这神秘的一式还真是不弱,还好只是稍微动用了一下。”

    清朗的眉目中露出了些许笑意,杜少甫刚刚在擂台上动用的正是这十年从那古老的石碑之内所领悟出来的一式,只不过却只是稍微用了一点力,因此对于那神秘的一式也越发的为之震撼。

    只有杜少甫自己最为清楚,石碑内的神秘一式不仅仅能够让自己的武脉恢复,还能够修炼出玄气,更重要的虽然这只是一式,却是包罗万象般,变化无穷,奇妙无比,也很是霸道。

    只是现在杜少甫也遇到了一个颇为尴尬的情况,体内空有玄气,可却是没有任何的修为境界。

    那一式虽然是能够修复武脉,也能够让体内修炼出玄气,可是那一式毕竟不是功法,无法让他拥有修为境界。

    也就是说杜少甫现在空有玄气在身,可是严格的说起来,他甚至连一重层次的后天武者也算不上。

    这世上修武之人的境界分为后天武者,先天武者,只有迈进了先天层次才能够算是一个真正的武者,但绝大多数人一生都可能是逗留在后天层次无法踏足先天,足见哪怕是能够修炼,先天层次也不是随便一个人都能够踏足的。

    虽然一直无法修炼,不过出身在修武世家,加上这些年也没有浪费时间,杜少甫对于自己现在的情况也比较清楚,后天武者层次分为九重,但自己身上有的玄气,加上那神秘一式的玄妙,怕是面对后天层次八重九重的都没有问题。

    “武脉恢复了一些,既然已经能够修炼,明天该去藏武楼找一套功法修炼了。”

    杜少甫心中琢磨着,那神秘的一式之后的招式无法得知所在,更加是无从该如何修炼了,因此目前来说,也只能够是先修炼一套功法,好让境界提升上去。

    没有境界,那神秘的一式都能够有着那般的威力,一旦境界提升上去,那神秘的一式也绝对会越发的强悍,这让杜少甫心中也很是期待。

    “继续领悟那神秘一式。”

    心中有所决定之后,反正每天也没啥事,杜少甫手印凝结,双眸微闭,开始进入了一种领悟状态之内。

    虽然十年的时间对于那古老的石碑内藏着的第一式领悟有所小成,不过杜少甫也清楚,对于那神秘的一式也只是有所小成而已,还没有领悟到完美层次。

    十年之前,检验出身负废脉,根本无法再修武之路上有所成就,这让杜少甫从内心深处无法接受,狂风暴雨中冲出杜家到了石碑之前想发泄一下。

    谁知道一道雷霆劈在了石碑之上,石碑无碍,落在石碑上的那一道雷霆却是通过石碑像是转移一般劈在了杜少甫的身上。

    三天之后,杜少甫才苏醒,昏迷的三天中,实际上他却是进入了一种奇妙的领悟状态,那一道雷霆劈下,古老的石碑内一片神秘的符箓秘纹伴随着雷霆也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那些神秘的符箓秘纹一开始杜少甫也不知道是什么,但随着在那种奇妙的状态中,杜少甫感觉着自己像是开窍了一般,最后从中得知那竟然是一招厉害的招式,那神秘的一招,竟然是专门为废脉者准备的一般。

    武脉分为一品到九品,一品最低,九品最高,武脉品阶越高的,修武一途上自然是成就越大,这是无数年来这世上不变的规律,也是不变的事实。

    杜少甫检验出的武脉是废脉,没有品阶的废武脉,可以说是压根无法在修武一途有所成就,练一些三脚猫把式来强生健体还差不多。

    那神秘的一招,让杜少甫从低谷中看到了希望,领悟那一招竟然是能够修复武脉,能够让废武脉者可以修炼。

    杜少甫再次到了石碑下,石碑上的那些裂缝,在杜少甫的眼中却是再不是简单的裂缝,而是一条条和人体有关的秘纹。

    那满满的裂缝,就像人体之内密密麻麻的经络一般,深奥无比,无比奇妙,最后能够领悟修炼成那神秘的一式。

    杜少甫沉浸在那等领悟中,就像是鱼儿进入了大海,无边无际,找不到出口。

    整整十年时间,杜少甫终于领悟出了那神秘的一式,也从领悟中得知,这神秘的一式应该不只是如此,后面应该还有第二式,第三式才对,只是杜家之前的那古老的石碑内,却是只有第一式。

    房间中,随着领悟,杜少甫也逐渐进入了一种忘我的状态中………………

    清晨,万籁俱寂,东边的地平线泛起的一丝丝亮光,小心翼翼地浸润着浅蓝色的天幕,第一道阳光刺破黎明前的黑暗,跨越山峦,穿越海洋,最后笼罩在了石城之上。

    杜少甫也清醒过来,睁开双眼,眼前却是一片漆黑,但浑身却是轻快无比,像是被洗髓伐经了一般,说不出的舒服。

    “咔咔!”

    似乎是早已经习惯了一般,杜少甫伸手朝着上面一推,一声石板摩擦的咔咔之声传出,然后一块石盖滑开,杜少甫站起身来,此刻出现在了一副石棺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