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逍遥派 > 第二十六章 最高级
    “难得,难得啊,这玉扳指的历史悠久啊,应该是三国时期的吧?”吴老板笑问道。

    “小的也是这么认为的,开始小的也就是将其当做普通的玉扳指,幸好那原主人也不识货,小的用五十两便将其买下了。”陈贵说道。

    “好,这枚玉扳指的价值起码不下万两白银。”吴老板当然知道陈贵是在向自己邀功,于是笑道,“看来下次分号掌柜调整,你的位置我会好好考虑一下。”

    “小的只是做好本分而已。”陈贵强压下心中的激动答道。

    吴老板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挥了挥手道:“你先下去吧,我在这里休息一下。”

    陈贵急忙恭声告退,而那吴老板看了看手中的玉扳指然后将其套在了自己的左手大拇指上。

    “恩?”当这玉扳指套进拇指的时候,他忽然发现这玉扳指的内侧似乎有些不平的感觉。

    于是他取下玉扳指,仔细看看玉扳指的内侧,只见这内侧刻着一个‘黄’字。

    “黄?”轻轻念了一声之后,忽然他的神色大变,朝着刚刚退到门口准备转身离开的陈贵喊道:“站住!”

    陈贵猛地站住,然后转过身,有急急忙忙跑到了吴老板的面前恭声道:“吴老板,您还有什么吩咐。”

    陈贵心中有些惶恐,眼前这吴老板的脸色实在是有些吓人,他想着难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他在心中仔细回想了一遍,自己应该没犯什么大错才是。

    “这玉扳指的原主人是什么人?”或许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吴老板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平静地问道。

    “过来当的是一个年纪二十不到的年轻人,说是他家的传家宝。”陈贵对这人还是有些印象的,毕竟自己差点将这件宝贝看走了眼。

    “什么时候的事?”吴老板继续问道。

    陈贵心中有些疑惑了,他对吴老板的反应有些不解了。虽然这玉扳指价值不菲,但是似乎还没有让吴老板这么动容的地步吧?而且,看现在的样子,似乎他还很在意。

    不过,陈贵心中疑惑归疑惑,嘴上却也不敢迟疑,急忙答道:“就三天前。”

    “找,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一定要给我找到这个人。”吴老板猛地站起身说道。

    “是,是,只是这过去了三天,小的也是没有头绪,恐怕~~”陈贵这可不敢打包票了,虽然这次是讨好吴老板的好机会,但是他也没有昏了头,毕竟这件事可没那么容易。这都过去了三天,谁知道那个人去哪里了,要是还在城中或许还有机会,这要是出了城,这天下之大简直就是大海捞针。

    吴老板皱着眉头想了想,道:“你去找个画师,要最好的画师,将那个人的模样给我画下来,我有大用。”

    “小的马上去办,那人的模样小的还算记得,一定将他的画像描述清楚,然后画下来。还有,小的也马上让手下的人都出去寻找。”陈贵急忙答道。找个办法好,他也是知道吴老板的能耐很大,这找人自己这里也没有多少人,要是让自己描述长相,然后让画师画下,那倒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去吧,这事不可懈怠,当然,最重要的是,没有我允许,你不得向外人透露任何信息,要是这消息有一点泄露,你应该明白后果!”说道这里,吴老板的声音就显得有些森冷了。

    “是,是,小的明白,小的一定注意。”陈贵不由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他心中是一点底都没有。他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事?不就是一个玉扳指吗?难道这玉扳指还有什么大秘密?

    “不可想,不可想!”胡思乱想了一会,陈贵心中猛地一个激灵,打了个冷战,他发现自己的好奇心似乎太大了,这些事自己还是少知道的好。有的时候,知道的多,恐怕死的越快。

    “吴老板,那小的告退!”

    见吴老板挥了挥手,陈贵急忙小心翼翼退出了房间,到了门外,快步走到了小院门外,他才长长地呼了一口气。

    当陈贵下去之后,吴老板便喊道:“老岳。”

    只听到话音刚落,就从外面闪进了一道人影,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吴老板的面前。

    “老爷,您有何吩咐?”进来的正是吴老板的那个马车车夫。

    “你马上回去召集人手,等陈贵将画像画好之后,将画像拓印,不管你用什么手段,一定要找到这个画像上的人。”吴老板吩咐道。

    “那画像上的人?”老车夫迟疑地问了一句。

    “不敢问的无须问!”吴老板冷冷地盯着老车夫道。

    “老奴多嘴,老奴该死!”老车夫急忙说道,他在吴老板身旁的时间也不短了,但是还不曾见到吴老板像今天这样的神情。

    “此事非同小可,你办事我还是放心的。”吴老板脸色稍缓道。

    “老板,这次任务的级别?”老车夫还是小声问道。

    “最高级!”吴老板沉声答道。

    “是!”听到吴老板的回答,老车夫脸上闪过一丝的惊讶,当然更多的还是不解。不过,他就算心中不明白,也是知道这不是自己能够问的,他的任务就是奉命行事。既然是最高级的任务,那么他可不敢怠慢。以前也就是听说过这最高级任务,可是一直没有执行过。

    “走之前,给我拿一只我们带来的信鸽!”吴老板说道。

    “是,那老奴这就去办!”老车夫倒也不迟疑道,这次任务太重要,就算自己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但是就凭这任务是最高级,就算是自己豁出性命也得完成。

    没一会儿,老车夫便将一只信鸽带了回来,然后他便出去了。

    吴老板直接来到了陈贵的书房,站在书桌前,他想了一会,然后便摊开纸,迅速在上面写了几个字,然后将这张信纸绑在了信鸽腿上,然后将信鸽放了出去。

    直到信鸽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中,吴老板才收回自己的目光,然后口中喃喃道:“希望这次是真的,这样我可是立了大功!”

    说完,他小心的轻抚手中的玉扳指,叹道:“这应该不假,应该是真的!”